搜索图标
钟图标

第五章 蓄谋

小花生吖 《蛙鸣时》
2023-3-19
1
 
两个人在公寓附近的车站上了列车。车厢里很空,李润东就随意找了一个地方坐下,他脱掉鞋子,把脚搭在对面的座椅上,张可馨就坐在他的旁边。
 
要去花木园附近的殡仪馆,从这里乘车大约要两个小时,中间还要换乘。虽然知道有人每天都会坐车往返静光上班,李润东还是觉得那样的生活简直难以想象。
 
李润东从背包里拿出手机和有线耳机,一支戴在自己的右耳,另一支递给了张可馨,然后打开了音乐软件里的随机歌单,两个人都很享受这种氛围。
 
按下了播放键,闭上眼睛,耳边响起了旋律美妙的电子乐,所谓才华横溢,说的就是创作这首曲子的人吧。
 
突然,李润东瞪大眼睛望向张可馨,张可馨也正在朝他看来。
 
“是张志明!”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耳机里传来的人声,毫无疑问就是以前每年都会在花木园的联欢会进行慰问演出的张志明,那声音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
 
李润东记得当时自己还和像现在这样坐在身边的张可馨讨论过张志明,张可馨当时还说他的声音没有特色来着。
 
“没想到他真的成功了啊。”李润东有些感慨的说道。
 
“你看这个。”张可馨将手机递给李润东。
 
李润东接过手机后看了起来,上面是有关于张志明出的第一张专辑的信息,上面的文字详细描述了张志明的创作过程。
 
“看起来相当不容易呢。”李润东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总是对孩子们微笑的年轻歌手的模样。
 
张可馨将头靠在李润东肩膀上假寐,轻声说道:“是啊。”
 
不久后,列车便到了离花木园最近的车站。两个人走出车站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熟悉的景象。连接主干道的大路两旁,是一排排不大的店铺,做的都是附近的熟客生意。这是两人从花木园离开后第一次回来,周围的氛围基本上没有任何变化。
 
沿着道路向前走了几百米,便能看到花木园的大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面,用朱漆洋洋洒洒的写着“花木园”三个字。门口正有小学生排着队伍,有序地走向一辆大型载客车。
 
“请问两位,也是来参加老园主的葬礼的吗?”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女子从客车后面走来。
 
“是的,我们以前在花木园里生活过,这次得知老园主西去的讯息,特意来参加葬礼。”开口的是张可馨。
 
“那如果不介意的话,请上这辆车,跟孩子们一起去吧。”旁边的女子指向那辆大型载客车。
 
李润东和张可馨交换了一下眼神,点了点头。
 
那位金丝眼镜的女子也跟着他们一起上了车,看样子她是孩子们的领队,在客车上组织着孩子们唱起了儿歌。李润东和张可馨坐在最后一排。
 
客车沿着静光市最边界的公路行驶,二十分钟后,拐进了一条狭窄的土路,殡仪馆总是在远离市区的地方,市区太吵,怕惊扰了已故者的灵魂。
 
殡仪馆里已经停满了轿车,李润东和张可馨跟着领队老师从正门走进。灵堂是一栋比普通平房住宅略大的建筑,身穿丧服的男女在来回忙碌着。
 
老园主的儿子站在接待处,满脸通红,眼角噙着泪水,紧抿双唇,不想让眼泪落下来。
 
以前总觉得老人再老,总能再活一年吧。
 
老园主没有熬过寒冷的冬天,在春节即将到来的前夕,永远的告别了这个世界。
 
两个人和伤心欲绝的长子寒暄一番后,走进了灵堂。老园主的棺材陈列在房间中央,不远处挂着他的遗像,哪怕是在遗像里,老园主仍然露着慈祥的微笑,就像在花木园看着孩子们一样。
 
花木园对于孩子们来讲,就是他们的第二个家。
 
在花木园里和其他与自己有着同样遭遇的伙伴们一起学习,一起玩耍,是多么轻松惬意的事情。每个在花木园里生活的孩子,十八岁之后都要离开那里,那时,他们一定拥有了独立生活的能力。
 
孩子们拥有独立生活的能力,并不是因为到了十八岁,而是他们早就已经在花木园里学会了如何为人处世。
 
十八岁之前什么也不能做,十八岁之后什么都逼着你做,好像成年了就是长大了,从来就没有这样的道理。
 
李润东和张可馨先将身体挺得笔直,然后对着老园主的遗像深深地鞠了一躬。
 
后面成群结队走进来的孩子们,都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自觉地排成了一个方阵,也对着老园主的遗像鞠了躬,然后唱起了儿歌,陈政华笑着望向他们……
 
“你看那个人。”张可馨指着一个在墙角边抽烟边和别人聊天的中年男人。
 
“那是谁啊?”李润东也望向墙角。
 
“那个人叫杨万里,据说老园主临终前将园主的位置交给他了。”
 
“哦,那看起来要和他交涉一下了。”
 
“现在先不急,咱们要走了,以后有了足够的钱再和他商量吧。”
 
“嗯,走吧。”
 
三天之前,张可馨收到了一个自称是某化妆品牌经理的邮件,想请张可馨给他们的品牌打广告,要求必须要今天见面。李润东也给对方回过邮件,询问对方能不能换个时间,遭到了对方的强烈反对。
 
“看起来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李润东眯起眼。
 
“那要不咱们不去了吧,还是老园主的葬礼更加重要。”
 
“去,为什么不去,我倒要看看那家伙是个什么货色。”
 
两个人回到静光市的公寓,已经是下午六点了。换掉了专门为葬礼准备的西装,两个人各自穿了一套便装就急匆匆的出了门。
 
“对方定的时间是六点半,咱们得快点了。”李润东拉着张可馨的手向车站跑去。
 
约定见面的地点是盐池的一家咖啡馆,两个人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几分钟。
 
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正在向服务员点单,他头发稀疏,脸上的赘肉自然的垂了下来,看起来平时伙食不错。
 
“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张可馨歉意的说道。
 
中年男人挠着腮帮子,似乎对于迟到这件事并不在意,而是转头看向李润东:“呃,这位是?”
 
他似乎没想到还有一个人。
 
“我是她的经纪人。”李润东微笑道。
 
“哦,这样啊,那请坐吧,这是我的名片。”中年男人说着将一张名片放在了桌子上。
 
唯美化妆品品牌经理——王天佑。
 
“之前在邮件里也说过了,我们想请您用可可馨的账号为我们品牌代言,进行长期合作。”
 
王天佑从公文包中拿出了几张叠在一起的白纸,看起来像是合同:“请您过目。”
 
张可馨拿起面前的合同,看也不看就递给了李润东,王天佑眼角一抽。
 
李润东则仔细的看了起来,王天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白纸上首先写的是内容要求,需要张可馨在她的短视频账号上拍摄视频,为化妆品进行宣传,李润东对此心知肚明,他显然不关心这些,继续往下看去。
 
鉴于:
 
1.甲方是一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成立并持续经营的公司,具有专业、丰富的经济资源。
 
2.乙方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拥有良好的演艺才能或艺术天赋,有志于逐步提升演艺水平和知名度,愿意按照本合同约定委托甲方作为其短视频演艺事业的独家经纪人,甲方同意接受乙方委托。
 
3.现甲、乙双方本着平等互利,诚实守信的原则,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合同编之规定,达成如下合同。
 
合作内容:
 
1.合作期间,甲方担任乙方短视频独家合作经纪方,作为乙方独家合作经纪公司。
 
2.商务经济:甲方独家代理乙方商务经济,如广告、企业形象代言、产品代言、剪彩等甲方合理认为乙方应当接受的各类商务活动。
 
3.明星周边:甲方独家代理乙方所有出版物及所有演艺活动开发和衍生出的周边产品,包括但不限于书籍、自传、写真集、个人创作、服饰、首饰、文具、游戏公仔、生活用品等。
 
4.形象推广:在互联网演艺平台上的演艺形象相关的商业或非商业的各种活动,包括但不限于广告、企业形象代言、产品代言、剪彩等甲方合理认为乙方应当接受的各类商务活动。
 
5.甲方独家代理涉及乙方在上述各项活动中形成的个人形象、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及其使用权的一切活动。
 
6.甲方独家代理双方共同确认的其他事务。
 
李润东没有再往下看什么合作期限和利益分配,直接将几张纸往桌子上一撂,冷笑着望着对面的中年男人:“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卖身契?我就说怎么在新闻上看不见什么诈骗公司被警方端掉的报道呢,原来是全都转型成功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王天佑眯着眼望着李润东。
 
“你们这种公司,有一个倒一个。”说完便拉着张可馨起身离开。
 
王天佑望着离开的两人,拿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喂,这么快就拿下了?”
 
“拿下什么?你不是口口声声跟我说那些网红都没什么脑子,一骗一个准吗?”王天佑十分气愤,声音不知不觉变大了,当咖啡馆里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
 
“难道失败了?不可能啊,她怎么可能看得懂合同上的内容是什么意思。”
 
“回去再说。”王天佑收拾好东西,灰溜溜的离开了。
 
“好险啊,差点就被骗了。”张可馨皱着眉头说道。
 
“就这点小伎俩还想骗我们?也不看看我们以前是干什么的。”李润东明显很生气。
 
“还以为这次能大赚一笔呢,钱果然没有那么好赚啊。”张可馨嘟着嘴。
 
“没关系,我们靠着平台的分红照样可以生活下去,要想成为那种大网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所以我们要打起精神来!”李润东轻柔的拍了拍张可馨的肩膀。
 
“嗯,那我们休息一下,明天再去拍摄。我想去吃公寓门口的那家川菜!”
 
“那就走吧。”李润东拉着张可馨向车站走去。
 
莫淇皓下了出租车,走向了建设街里的一栋独栋建筑。进了院门,德式风格的大门映入眼帘,在门口换好鞋后,莫淇皓沿着走廊走进了客厅。
 
“爸,妈,我回来了。”莫淇皓向客厅里坐着的父母打了声招呼。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吃饭了没有?”母亲关杨怡关切的问道。
 
“和吴叔商量了点事情,所以才回来晚了。”莫淇皓脱掉了外套,活动着脖子,关节处发出了响声。
 
“又是新店的事情吧,你也别那么操心,不懂的就问问你爸。”关杨怡转头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丈夫莫向佑。
 
“哎呀,妈,让我自己来吧。”莫淇皓在关杨怡旁边坐下,“爸将新店托付给我,我这么大的人了总得要学会独当一面了吧。”
 
莫向佑是靠珠宝生意起家的,名下的珠宝品牌“向佑”在静光市已经有了四家分店了。去年,莫向佑决定在静光市中心开一家新店,并交给自己的儿子全权管理,下个月,新店就要开张了。
 
“没错,是时候让这孩子自己去做一些事情了。当时我不是也说过吗,这家新店会交给儿子全权管理,他为此操心也是应该的。”莫向佑抚了抚眼镜,开口说道。
 
“行,我知道了,你们父子俩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关杨怡起身去给儿子倒水。
 
“这次又商量了些什么?”莫向佑放下报纸,点燃了一支烟看向儿子。
 
“新店一开张就要推出一款新的对戒,我在和吴叔商量要不要请别人来宣传一下。”
 
莫淇皓口中的吴叔,本名叫吴豪,是莫向佑开第一家“向佑”珠宝店的老员工,这次新店开张,莫向佑特意让吴豪去新店里辅佐儿子。
 
“哦?什么结果?”莫向佑问道。
 
“吴叔说要请一些歌手或者演员来代言,而我想在短视频平台上找一些粉丝数量多的网红来代言,我们为此争论了很久。”
 
“那你是怎么想的呢?”
 
“因为那款新出的对戒,主要目标客户就是年轻的情侣,定价不会便宜也不会太贵,但是现在的年轻人基本上已经脱离电视机这个东西了,刷短视频很容易看到我们的推广。”莫淇皓喝了一口母亲端来的水润了润嗓子,“而且,请网红的话,费用也不会有那么高。”
 
莫向佑思索了一会,点了点头:“那就按你说的来吧。”
 
“爸,您同意了?那吴叔那边……”
 
“吴叔那边,我来跟他说。既然我把店交给你全权管理,你就要拿出领导人的样子来,成败暂且不论,就当是一次尝试吧。”
 
“谢谢爸。”莫淇皓笑道。
 
“其实新店怎么样我并不关心,倒是你小子,什么时候和文文结婚呢?你都三十岁了,还不成家,也太不像话了吧?”莫向佑将烟头在烟灰缸里拧了拧。
 
“爸,快了,您别着急,感情这种事情,要慢慢来嘛。”莫淇皓有些悻悻然。
 
“赶紧把证领了得了,我看文文那孩子挺好的,我和你爸还急着抱孙子呢。”关杨怡在一旁附和道。
 
莫淇皓逃也似的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莫淇皓和于文文是在一次新品展会上认识的,那次父亲要推出一款新的产品,请了很多客人来展会参观。就是在那次展会上,莫淇皓结识了于文文,并且关系迅速升温,坠入了爱河,到现在已经交往了三年了。
 
两个人都不着急结婚,于文文说等什么时候莫淇皓的事业稳定了下来,再考虑结婚的事情。
 
“看样子快了啊。”莫淇皓在床上闭上眼睛,想着两个人以后结婚的幸福生活。
 
2
 
电脑桌面的时间显示的是下午五点五十分,马嘉昊瘫坐在工位上,眼神呆滞。
 
当时间到达六点时,他立刻拿起桌上的手提包去打卡,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那个人怎么每天都走那么早?经理不是说一会要来讲话吗?”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小声跟旁边的男人说道。
 
“这我哪知道?我也一直纳闷呢,那个人每天都是卡点来卡点走,竟然都没被公司劝退,你说他是不是给咱们老板挡过子弹啊?”
 
“唉,一点都不思进取……”女人话说到一半,突然坐直了身子,在电脑前装模作样的工作了起来。
 
一个中年男人抱着一份文件走了过来,朗声道:“有个项目很急,麻烦大家今晚加个班,大伙都在吧?”
 
“有个人走了。”那个女人立刻回答道。
 
“谁?”中年男人皱了皱眉头,显得有些不快。
 
“马嘉昊,马嘉昊一下班就走了。”那个女人继续说。
 
中年男人看了眼手表,叹了口气:“那就交给你们了,我回头去跟他谈话。”
 
将工作分配给职员们后,中年男人快步向停车场走去,一会有个酒局来着,得赶紧回家收拾收拾。
 
马嘉昊在公司附近的一家面馆点了一碗炸酱面,这家店他常来,和老板也面熟,所以每次他碗里的面分量都很足。
 
“先生,您的面好了,请慢用。”一个女服务生从托盘中拿出一碗炸酱面,放在桌上。
 
“谢谢。”马嘉昊随口应付道。将提前剥好的蒜放入碗里搅和搅和,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
 
一年前,自从那次和余倩雯告别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和余倩雯见过面。短信没有回复,电话也没有人接。其实他早就意识到了,自己大概率是被骗了,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人生中的每个人都只是阶段性的陪伴。马嘉昊总是用这句话来尝试说服自己。
 
回家的电车上,多是跟他一样身穿公司制服的青年人,车厢中异常的安静,就好像人们都在这小小的车厢休憩。
 
本来马嘉昊以为自己可以将余倩雯在心中隐藏的很好,像是扔在心海中的漂流瓶,又或者让这个秘密如涓涓细流一般滋养他的心窝。可是一周之前,手机屏幕之中出现的那张脸,让他思念如涌泉。
 
那个名叫“可可馨”的女子,他又怎么会认错呢?哪怕余倩雯刻意使用修图软件将自己丑化,马嘉昊仍然能确定,屏幕中出现的人,就是她,因为心跳的感觉永远不会骗人。
 
余倩雯为什么故意想要隐瞒她的真实身份?难道是因为以前骗了很多人,所以不得不这样做?不,不对,她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回到家后,马嘉昊草草的收拾了一下房间,然后立刻坐在书桌面前,打开了电脑。
 
为了回到余倩雯身边,前两天他在网上找到了一个同城的可可馨的狂热粉丝群,可是进群需要密码,他绞尽脑汁试了好几遍密码都没有成功。
 
输入框上方写着“密码很简单(6位数)”字样,这就是全部的提示了。
 
马嘉昊摩挲着下巴,他总感觉这个群里有能让他接近余倩雯的契机。在可可馨的个人主页,可以找到有关六位数字的就只有不知真假的生日日期,但是输入之后却显示密码错误。于是马嘉昊又尝试了她发布的第一个视频的日期,结果还是错误,为了以防万一,他挨个将可可馨发布视频的日期全部都输入了一遍,仍然不对。
 
马嘉昊望着密码框,眉头紧蹙,正确的密码到底是什么呢?
 
突然,他灵光一现,鬼使神差的在密码框里输入了一串之前没有试过的数字。
 
“密码正确。”
 
马嘉昊嘴角一抽,大骂了一声:“群主可真是个单细胞生物!”
 
原来他刚刚输入的数字是“123456”。
 
群聊天框自动在电脑屏幕上弹了出来,机器人人工助手帮他做着自我介绍,马嘉昊心想,这下完了,群里的人会不会质问我进群是有什么目的?过了二十分钟,群聊天框仍然没有任何新消息弹出,他才意识到其实自己在生活中并没有那么多观众。
 
群里有几百号网友,却一个个都潜水不发言,马嘉昊难免有些失望。他鼓起勇气在聊天框写下了一段自我介绍,希望能够得到群友的回复,牵个聊天的头。洋洋洒洒写了好几分钟,简直比几年前应聘时的简历写的还要认真,写完后还一个一个的校对错别字,就当他要敲击回车键时,群里突然有人发来了一张图片。
 
照片中的余倩雯全身上下一身黑色服装,站在一棵枯树下,几片落叶在空中飘荡。
 
“我个人认为这就是可可馨的颜值巅峰,不服来辩!”
 
马嘉昊将刚才写的小作文按住Back键全给删掉了,端详起了照片中的余倩雯。这张照片很明显是从某个视频中截出来的,印象中那个视频中的所有照片质量都特别高。
 
“不是,这女人还有洗的?P图P的那么严重,她现实中长什么样,我不敢想。”
 
马嘉昊眉头一皱,就要抡起键盘据理力争。
 
“黑粉能不能死一死啊?”
 
马嘉昊平复了一下心情,顺便感谢了一下互联网嘴替。
 
“哎哟,这就急了?我知道你很急,但你先别急。我就一个问题,正常人能长这么好看?”
 
马嘉昊眼前一黑,他忽然意识到不能在网络上与人发起争论,因为真的没有任何意义。
 
“你长的不好看就代表别人也不能长得好看?”
 
“过来人劝你一句,你看再多遍她的视频,她也不是你的,但是你看书,那知识就是你的。有这时间不如好好学习提升自己。”
 
“呵呵,忘了告诉你,我是XX交通大学毕业的。”
 
“那又怎么样,我还X华大学在读博士呢。也许现实中我遇见你我会夸你一句学识渊博,但这是互联网,我只能说,你还得练。”
 
马嘉昊起身去给自己冲了杯咖啡,他实在是不理解,这些人每天就在群里争论这些?
 
回到座位后,群里的局势愈演愈烈,十几个群友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两个帮派,他们分别互相称呼对方为“黑子”和“白子”。
 
搁这下围棋呢?
 
“我告诉你,可可馨本人就住在静光,不服的话咱们就线下见面碰一碰?”
 
“不是,哥们儿,你来真的啊?”
 
“呵呵,怂了?刚才不是叫的挺欢吗?黑子说话!”
 
“走就走,谁怕你啊?我倒要看看到时候是谁输的裤衩都不剩了。”
 
本内容仅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谜想计划立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m-project@co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