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图标
钟图标

第二章 失踪者

2022-12-29
【江平市·金塘步行街】
 
错综复杂的电线盘绕在沿街二楼的窗户周围,没有印刷完全的墙壁上还张贴着某些新闻的大海报,底下甚至有调皮孩子胡乱涂鸦的印记,而一横排长长的警戒线就拉在此处。
 
第二个尸袋发现的位置在金塘街东边百货商场对面的垃圾桶里,是一个环卫工人发现的。
 
林涛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这里跟刚才农贸市场一样,外面围满了人。
 
法医于飞早他们一步来到了现场,除了尸袋以外,其余不相关的垃圾已经被清除了出去。
 
“老于,这次是哪个部分的?”
 
“四肢——”他拨开黑色塑料袋,“虽然凶手已经几乎摧毁了完整结构,但由于肢体复杂化,很难做到像第一个尸袋那么细碎。”
 
“能确定死者的性别嘛?”
 
于飞犹豫了会,“大概率为男性,而且年龄不大,我猜测在十二到十五岁左右。”
 
“学生?”林涛惊呼了一声,“谁会对一个学生下手?”
 
在场的人没有回答林涛这个问题,顾则汉沉默的走向了垃圾桶,里面已经被掏的很空,但尸袋散发的血腥味还仍然存在。
 
为什么凶手会选择在这?顾则汉回过头,望向了对面的百货商场,这里有上百双眼睛,为什么会在这抛尸?
 
“师父,金塘街和农贸市场一样,在日常的时间段内都无法保证完全没有人,所以只要没有目击者,抛尸结束后就与他无关了。”
 
顾则汉也不知道有没有仔细的去听林涛的话,他站在百货商场的门口,这里因为太靠近现场已经被完全封闭,在里面的人也暂时没法出来,需要接受一个个的问话。
 
林涛见顾则汉有些魂不守舍便走向一旁,支走了正在给环卫工人做笔录的警员。
 
“尸袋什么时候发现的?”
 
环卫工人虽是个年近六十的老人,但逻辑思维却没有很迟钝。
 
“就大概20分钟之前,我每天都会到这一片来把垃圾装车,发现那个袋子的时候,开始我还以为是哪个小孩扔的人体模型,可没想到......”
 
“你从哪条路上过来的?”
 
环卫工人转头指向了林涛刚才来的方向,组成金塘街的几乎都是些日用品店,以及衣服批发市场,还有零星几个小吃摊分布在里面。
 
“从你过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谁手上拎了这个袋子?”
 
“警官,这......”环卫工人显得很为难,“这个黑色塑料袋太常见了,就我清理的垃圾桶里一半以上都是这种样式的。”
 
林涛摆摆手,示意刚才的警员过来,他知道这个和之前的肉铺摊主一样,是问不出什么了。
 
远处的顾则汉朝他招手,“你赶紧回队里,收集一下各个辖区派出所,看看最近一周内有没有报失踪的,年龄就按于法医说的来筛选。”
 
林涛很清楚如果再地毯式的进行走访,那队里的警员根本不够用,必须要迅速的找到死者,缩小范围。
 
回到队里后,他按照于飞之前的推断将筛选信息下发到辖区派出所,因为设备原因,有些地方还必须亲自去跑。
 
【江平市兴泰区刑侦队·法医室】
 
“有发现什么吗?”
 
顾则汉走进来的时候,于飞刚刚放下解剖刀。
 
“尸体的四肢都是被较为锋利的刀刃切割,而且有七成是在在关节处下刀,说明凶手对肌肉构造有一定了解,但是很多地方存在多次切割,显然不像屠夫切猪肉那么熟练。”
 
“而且骨架也只是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我怀疑凶手作案的环境不是特别适合分尸。”
 
“其实最主要的还是我们第一次发现的那个尸袋,我粗略的估算了一下重量,几乎被剃成1000多块,颜色偏淡,应该是被开水烫过,但并没有煮熟,那些偏深一点的,则是被冷冻过的,数量很少。凶手切割完后还利用了类似于家用绞肉机的工具进行了二次处理,这才使得那么多块肉可以放在袋子里。”
 
即使是经验丰富,从警多年的顾则汉也难掩恐惧的神色,他从来没见过如此凶残的罪犯,死者究竟跟他有多深的怨念?
 
“死者的手指我只找到了8根,并不是很完整,都有切割伤。包括脏器和最能确认死者身份的头颅还没有发现,应该接下来还会有。”
 
“师父——”
 
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林涛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再看到解剖台上放置的碎尸块时,紧紧咬住舌头,迫使自己的胃酸不翻涌上来。
 
“找到了一个最符合标准的失踪人选。”
 
【会议室】
 
林涛将男孩的照片分发给了每一个人,“他叫高硕,今年14岁,是江平市实验中学一名初一的学生。”
 
“5天前,也就是10月12号的时候,他妈妈去了兴泰区海棠路派出所报案,说他的儿子高硕放学以后没有回家,但是因为时间未满24小时,所以无法立案。”
 
“第二天晚上,也就是13号,他妈妈再次来到了派出所,并且在附近张贴了寻人启事。”
本内容仅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谜想计划立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m-project@col.com